前一年的秋天,因為 Eka 一到休息日就只想躺在床上睡覺,所以我們就沒特別跑到中央公園看楓紅了。這次秋天,總共去了中央公園五次。冬天的時候也去了兩次。秋天時,我跟 Eka 都睡到下午才出門,加上日落漸早,所以實際上每次能待在公園拍照的時間並不久。但每次都會在旅途快結束時遇到「啊,這裡好漂亮!可是時間不夠了,那下次還要再來,先來這裡!」的新地點;加上每個地方的樹的楓紅的時間錯落不一,每次來都覺得非常新鮮。話雖如此,我們其實大多也只在 72 街到 79 街中間流連,也佔整個中央公園區區四分之一罷了。


早秋時分,僅有黃綠

到深秋的時候變成為這般樣子

還有這樣

 

我們來中央公園,本來期待看到整片楓紅,但其實這裡最令人驚豔的或許是銀杏。隨處都有開滿黃葉的銀杏樹,非常美麗。

 

不過,楓紅也是有的。上左圖在 Bow Bridge 拍的,右圖在 The Ramble 拍的。

 
說到 The Ramble,是這幾次來中央公園最大的驚喜。在此之前,我跟 Eka 都不知道中央公園有這等地方:幾乎看不到八大道或五大道的高樓,也聽不到任何車聲或說話聲--這裡只有鳥聲和松鼠穿過樹葉間的聲音而已。人聲幾近不存在,進入此地的遊客都會不約而同地放低音量。其實,我跟 Eka 也只是隨意亂逛的時候,湊巧跑來的;後來才知道這是有名的賞鳥地點。進來這裡,就像是來到了一個與世隔絕的秘境一般;如非手上有數位相機,還真以為回到了好幾十年前呢。

我們數次來 The Ramble,都遇到這位阿姨。她手上大概是拿著食物,一直會有鳥飛來停在她手上。有的時候,也會有別的遊客放一些小飼料在附近的樹幹上。這時候,身為攝影師,就開心地狂按快門啦!

 
吃吃好過冬的各種動物,還吃到掉渣:

 

剛好捕捉到吃完飛走後的下一個 moment。

 

吃到一半有鳥飛過去,但松鼠依然不為所動

 


一起吃下午茶中

據說是 Tufted Titmouse
( Baeolophus bicolor )

這張照片裡面到底有幾隻鳥呢?

 


另外,在 The Lake 上划船,雖然應該是超冷,但想必途中非常漂亮。這天天氣甚好,沒什麼風。我也想駐船欣賞各種顏色放鬆一下。不過要是划了一陣船,我大概就沒有力氣拿相機了吧!

 


在 Bow Bridge 上面演奏手風琴的伯伯一位

在這裡拍婚攝一定也很漂亮;此為 Wagner Cove

 

總之,秋天的光景如此,顏色絢麗。上圖左是 Bethesda Fountain,右是 79 街穿越道。

 
相對於色彩繽紛的秋天,冬日的光景就黯淡許多。冬日的兩次造訪,其一是某次大雪後,我特地來拍結冰的湖面。今年也是暖冬,下雪次數不多,加上隔天就下雨,我怕錯過美景,就在上班日來拍;也因此就只有我來了;其二是某次週末前小雪,看看能不能也讓 Eka 看到結冰湖面的光影,就帶她再來一次。


是日,體感溫度大約在攝氏負十幾度,中央公園空曠就更冷了些;但 Strawberry Fields 依然遊客絡繹不絕,只是少了些花,也剛好沒人在這裡彈著吉他唱歌。

 
題外話,並非披頭四迷的我,雖然一直知道小野洋子住在紐約,但一直到此幾次拜訪中央公園,才知道原來她所居的 The Dakota 公寓( 也是 John Lennon 的遇刺地點 ),其實就在我們搭地鐵會經過的出入口旁邊。怪不得每次從地鐵站進出,總是有遊客端著相機對著這大樓拍照,還有不少警衛隨時留意著。


就連 Bethesda Fountain 也不噴了,然後是整池的雪。秋天曾見得的顏色,已經完全不存在了。

到處都是這副雪白雪白、蕭條蕭條的樣子。

覺得這張照片異常美,構圖也漂亮,前景的樹也有點超現實。

 

這次過來,就是打著可以拍非常漂亮的湖面結冰的景色的主意。結果,還真的給我遇到了。結冰的湖水有著異樣的反射係數( 吧?),給人一種帶有冷冽、靜謐的朦朧美感。左上圖是 Bow Bridge,右上是 Wagner Cove,左下是從 Wagner Cove 往湖面拍。

 


The Ramble 今年冬天整修,不給進入。

雖然還很冷,但已經有松鼠睡到餓醒起來找東西吃啦。

 

不知道是否為公園官方所放的,鳥餵食器。紅色身軀的鳥也是第一次看到呢!

 


Eka 做的雪人。

或許有些明信片 fu?

 

我想下次秋冬的時候,應該已經沒住在紐約,大概也不會再有機會像今年這樣多次探訪中央公園了。不過,倒是希望春天有機會的話,可以來看看櫻花囉。

更多秋天照片更多冬天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