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小時快上快下合歡山拍星軌

這次承蒙摳拉揪團,才有機會在我離開台灣之前一償宿願,跑去合歡山(石門山和武嶺)拍星軌和銀河。雖然五月中平地已經熱到三十度,山上半夜也有十度左右,但合歡山上風好大,大家雖然衣服穿得夠,但卻沒有防風裝備,全部人拍到半夜一點都快往生。

那麼先來一張石門山星軌疊圖:

我的拍攝方式是間歇曝光 30 秒,因為風很大,腳架一直晃動,所以疊圖其實是手動一張一張圖疊的,沒靠軟體自動疊。就連火流星都在抖動!

那麼再來兩張單張 30 秒曝光的。晚上路經的車子也不少,特別是東西橫貫的菜車。雖然車燈可以曝成漂亮的車軌,但如果頭燈直直往相機打來,通常就會報廢一張相片。

另外是武嶺的銀河:

因為是先去石門山,再去武嶺,等到在武嶺拍照的時候,大家心裡只想著要趕快拍完回民宿…


…吃泡麵。哈密瓜不吃,所以大家集體在半夜兩點半用泡麵罷凌哈瓜。

 

隔天早上依然是好天氣,大家就在民宿附近拍照。今天也有人來拍婚紗,可惜照片中的愛心氣球,等等會被新娘不小心手一滑就飛入深山。

 
 

天氣真的很~好

 
 
 
 


 
這次正好哈瓜跟 mosla 都買了新車,大家就如小惡魔討論區一樣,擺了兩台車 head to head。大晴天配上後面湛藍的天空跟翠綠的山頭,還沒有什麼刮痕的新車也真的是閃亮亮了。


龍貓與哈佛橡樹果

這次去 Boston 跟旁邊的 MIT 還有 Harvard 郊遊,在 Harvard Yard 發現好多生橡樹果,就撿回來給我家大小龍貓們玩啦!


 
小龍貓們:好大的橡樹果!好大的橡樹果!

 


龍貓們:(一起盯著橡樹果看)
打呼龍貓:(…zzz…

 
跟橡樹果一起拍照!
米奇:打呼龍貓 不吃橡樹果嗎?
打呼龍貓:(…zzz…


龍貓們邊走邊掉橡樹果!
米奇:(…zzz…

 

小綠龍貓:發現綠色大龍貓的食物袋!灑出來的橡樹果都是我的了!

 

 
 

小龍貓們:(吃吃 吃吃 吃吃
小黑龍貓:(看

 
 
 

好像忘了說,打呼龍貓是四月在台灣買的,帶來美國,而小黑龍貓是六月去東京的吉卜力美術館買來的~

題外話:這些橡樹果過沒多久,殼就脫落了,也熟成變成咖啡色了,再放幾天就發霉了,後來就丟掉了,還好有拍照!


聊天記錄與備份

IMG_7600 因為公司 UX 要研究智障型手機,我就把我在 2008 年買的 SonyEricsson z750i 捐出去了。清除系統前看到當初交換學生結束我從機場回家換 SIM 卡後收到的面大大傳來的簡訊,感觸很深。

當然感觸很深的不是簡訊本身或是面大大本人,而是所謂的「備份」這件事情。當年底我換成 iPhone 4S 之前,因為智障型手機簡訊儲存空間有限,我一直以來( 從有 GD75 這第一支手機以來 )都是把舊的簡訊手輸到電腦裡面備份,再刪掉手機上的舊簡訊。( iPhone 簡訊儲存空間以 GB 論,加上也有 iTunes 的備份機制,就不再做這件搞剛事 )

而簡訊備份只是我備份各種跟其他人( 不只是同學朋友,陌生人也是 )對話或交談記錄的情況之一。

早在 mail2000 創始,我跟同學除了用 pchome 聊天室以外,就是拿 mail2000 寄信當即時通訊用。當時 mail2000 作為 web mail 的先河,知道大家還不習慣 web mail,所以也提供 desktop client,信件可以下載到 local 端,也省 quota。我那時就蠢,以為聊天室內容和信件備份在本機硬碟就萬無一失,也沒有再拉到 MO 或是買光碟燒錄機燒光碟;結果某次想把 Windows Me 降級成 Windows 98 出了包,pchome 聊天備份及 mail2000 信件一併再見了。

後來學乖,除了日常備份各種資料到 MO 以外,也盡量把信都留在 mail2000 server side。以致於現在 mail2000 最早的信還在 2001 年:

IMG_7622

也大概在 2001 年的時候我和周遭的人開始用 MSN( MSN Messenger 跟 Windows (Live) Messenger )。很慶幸,MSN 是全世界都在用的軟體,很多人都需要聊天記錄的功能。這時候就出現了 Messenger Plus! 啦!Messenger Plus! 也剛好有對的作者、對的 community 跟足夠多的 user base,功能一直往上加,相容性也從來沒出過包;更重要的是不久之後還提供 rich text logging,除了動態表情符號以外,記錄功能幾乎一應俱全。喔對了,我的「我已接收的檔案」也是 2001 年以來從來沒掉過東西~

MSN 這一用就是十幾年。在這之中,我的主作業系統也從 Windows 換到 OSX,不再有 Messenger Plus! 可以用。MSN 的 client software 大多只有 MSN Messenger for Mac 跟 Adium 可以選,但這兩個軟體的聊天記錄功能實在爛到有剩;我對於存在 ~/Library/ 的 proprietary logging format 實在很感冒,要拉出來額外備份還得寫程式。以致於我一直到最後,都還是開 Windows VM 來專門上 MSN 以及記錄對話。另外,也因為我有多台電腦,為了確保聊天記錄可以正確 merge,我甚至會刻意遠端回固定一台電腦上 MSN,或是隨身硬碟同步之前不開 MSN,如此偏執。

直到越來越多人使用智慧型手機,MSN 要陣亡,我跟別人的即時通訊又轉到 LINE 跟面冊還有 Skype,我的備份偏執這才遇到了大困難:LINE 的備份爛到爆,雖然歷史紀錄在各個 device 大致會同步,但永遠只有手機有最完整的記錄,且也只能手動操作備份--如果要每個對話都備份會花太多時間。面冊也好不到哪去。Skype 手動備份也算複雜,但至少存在一個單一 sqlite 檔案,要寫程式 parse 還不算太難--但我這麼想的時候,我的 python parser 又一直出現我搞不懂的邏輯錯誤,搭不上我認為的 sqlite logistics。

不過,到了201x年的現在,我也就逐漸放棄要記錄每一份聊天了--就覺得,也不是真的有什麼非得記下來。或是說,真的會想要記得、讓記憶痛苦、讓自己成為現在的自己,的那些東西,其實都在那十幾年的 MSN 上面;而現在的東西也不那麼 critical 了。

IMG_7623

「問那什麼爛問題?就算你不喜歡我,我也還是會喜歡你啊!」

不過我對於簡訊,特別是當時的智障型手機的簡訊,還是有一些執著。或許因為打簡訊很慢、傳簡訊要錢、一次傳不了多少字,我總是覺得簡訊給我的 fu 就是特別深刻。更特別的是,把簡訊打到電腦存成文字的備份,是很難備份那個深刻的 fu,也只能備份文字本身而已。或許這也是為什麼我特別感慨吧,這次要洗掉還存在 z750i 裡的那些簡訊時。或許也是我去交換學生之前不小心把手機搞壞,丟掉很多簡訊時極度傷心的原因之一。

啊不過,
在我備份了這麼多東西這麼多年之後,真的會回去看的,也就只有那些特定的東西。
當我回去看的時候,
也只能感謝那些曾讓我記憶痛苦讓自己成為現在的自己的,
那些人那些話了--
雖然在電腦裡面
也就只是 那些電子訊號 了
--啊不過,在 MSN 上的呂敏,也就只是一團電子訊號不是嗎?

p.s. 當然 MO 比光碟燒錄貴多了,但我有 MO 機卻沒有光碟燒錄機的原因是爸爸因為需要大量可讀寫地備份資料,就在家裡買了一台 MO 機。


Be in Portland or Not Yet

In front of Willamette

Somewhere in shiny day The cold-yet-dry and later turning to rainy weather reminded me of a mixture of Chicago and Calgary that I visited two years ago. And more or less how I spent the days with Charlie and Shannon there.

Like what I wrote on some of the postcards, this (business, at least as transportation and accommodation were subsidized) trip to Portland was unexpected. Along with it came unexpected thinking.

One day when I was walking on the street, it struck me that it’s probably one of the few occasions, after I got married, that I walked by only myself on the streets in the States.

Somewhere in rainy day But then again, it just felt natural for me to walk alone there — for the most time I had been in this city, I was alone and enjoyed solitude, if it was any enjoyable. And after all, there, I could and wanted to get around using my way — paying with U.S. debit cards and using my AT&T number (albeit mostly for Internet usage) — and I was already used to that, just as how effortlessly it was to remember to ask for a receipt every time I checked out.

Still, this created sense of diaspora — who am I if not allowed to live in the States to use American style of living when traveling — and not dwelling — in a U.S. city?

Maybe it’s just reminiscence. You know, I really missed the old good days when I did not have to walk alone on the streets.


龍貓羊毛氈 Part 2

繼上次的綠色龍貓和藍色龍貓的小龍貓羊毛氈,這次該小灰龍貓的小龍貓羊毛氈登場!

小灰龍貓羊毛氈 因為小灰龍貓本尊就比綠色龍貓藍色龍貓本尊們來得複雜,所以Eka也花了比較多精力才做好成品(中途還戳壞了好多半成品)。

 
 

小灰龍貓小羊毛氈 小小灰龍貓羊毛氈 Eka戳壞很多半成品之後,就換用一種新的羊毛;這次的做工無比精細,也依然是120%一模模一樣樣的縮小版!

 

 

小小灰龍貓羊毛氈側面 小灰龍貓最有特色的側面也非常像喔!

 

 

小小灰龍貓羊毛氈側面 小灰龍貓招牌姿勢:趴著用水汪汪大眼睛看人的姿勢,神韻也完全一樣,超可愛!

 
 

小小灰龍貓羊毛氈食物袋 小小灰龍貓跟本尊一樣也有以羊毛氈做成的食物袋,上面也有寫字(是Eka縫的トトロ)!

 

 

 

小灰龍貓和綠色龍貓還有羊毛氈 小灰龍貓和藍色龍貓以及羊毛氈 和綠色龍貓及藍色龍貓的本尊及羊毛氈擺一起,就能發現大小龍貓的比例算得恰到好處!

 

 

大小龍貓們躺著 因為大小比例還有形狀比完美還要完美,三隻小龍貓模仿大龍貓躺著的樣子,讓人以為Eka是用了哆啦A夢的縮小燈!

 

小龍貓羊毛氈和龍貓公車 之前柚子姊姊送我的龍貓公車還有位子,就請小小灰龍貓上車囉!

 

 
 

小灰龍貓表示:耶~~分身又多一個了!


龍貓羊毛氈

某天Eka拿出了神祕小禮物,是她親自做的羊毛氈!而且不僅是羊毛氈,還是模仿我家綠色跟藍色龍貓做出來的縮小版龍貓!

小龍貓羊毛氈 維妙維肖,一整個很有當初我姊手做的大隻龍貓的神韻!

 

 
 

小龍貓和龍貓公車 正好前陣子柚子姊姊送了我小龍貓公車卡夾,小龍貓們出生就有龍貓公車坐,真幸福~

 

 

大龍貓和小龍貓 大龍貓和小龍貓 和二十年前姊姊手做的大龍貓擺在一起,可以明顯感覺到Eka很用心把小龍貓做成大龍貓的縮小版,身材高矮、眼睛形狀、鼻子的位置,比例都一毫不差!

 

大龍貓小龍貓睡覺 大龍貓小龍貓睡覺 因為身材比例一樣,要小龍貓做出跟大龍貓完全相同的姿勢,毫無困難!

 

 

大龍貓小龍貓大眼瞪大眼 當然,要學大龍貓們吵架,大眼瞪大眼,也模仿得很像!

 
 

 

是說Eka變出這兩隻小龍貓的時候一整個超開心>w<!感謝Eka~~(兩隻龍貓表示:耶~~以後就有小分身了!)


B94花東熱氣球輕旅行

這次感謝大家揪團規劃,才能有機會在工作日之間的週末去花東小旅行。話說回來,現在大家都有隨時可連網的智慧型裝置(雖然東部3G偶爾會斷線),所以越來越沒有「脫離塵囂」的感覺囉。現在我也工作繁忙,所以只寫寫一些比較特別的東西了。


數獨

數獨 我們家訂的報紙,每週日會有額外的生活特刊,特刊的倒數第二頁有兩份數獨題目。一份是簡單的(圖中右邊5×5的),一份是難的(圖中左邊12×12但挖掉四個3×3的)。在此就不介紹這兩個數獨的規則了,總之和原版數獨的精神差不多。因為外婆近年來受失智症所苦,這幾個月來,我媽--或許應該說在我言語脅迫之下而半推半就--每星期都會嘗試挑戰簡單的那份數獨。有的時候,她很快就能把整份數獨完成;但有的時候,星期日、星期一過去了,甚至到了星期二、星期三,都會卡在某一兩格而解不出來。有次,我實在看不下去,便把題目搶來自己做做看。

結果那份數獨畢竟還是簡單的數獨,我沒兩三下就解完。不做還好,一做下去,可做出興趣,把我大一做sudoku solver程式作業的精神喚醒(吧?),還另外去挑戰比較難的,所謂的「二代數獨」。倒是這二代數獨也沒有我想的那麼難,幾經觀察,多加思索,還是在一個小時左右全部解決。我想接下來過年時分,可能可以來逼著我媽也來試試看這比較難的二代數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