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xchg1011

舊金山灣區和優勝美地的趕行程遊

在美國的最後一站,是舊金山灣區的五天五夜行,其中包含從舊金山出發的優勝美地來回一日遊。由於這次出遊結束之後,就變得非常忙,所以這篇遊記是隔了一個月才完成的,或許有許多記憶佚失的地方。由於前年cjw曾在舊金山住上快兩個月,所以這次出遊之前,也問了他不少有哪些可去的景點。倒是不敢先看cjw當時寫的遊記--畢竟他待在舊金山的時間比我多太多,能去比我更多的地方、也能遊覽得更深入;如果看了他的遊記,我肯定會悔恨自己造訪這個城市的時間太短、走得太膚淺。

SAN機場外夕陽 出發的當天就遇到不太順的事情--飛機大誤點。在San Diego機場第一航廈請完Jerry吃午餐(這次也麻煩他載我到機場),過了安檢到登機門時,才看到電子佈告欄顯示本來預定下午一點多出發的飛機改為預定快三點才出發。地勤廣播說,本來要搭的飛機上有一個零件故障,已經從LA調了零件飛過來,大約兩點可以到。這聽起來還是小事,但等到三點,零件裝好,我們都上了飛機之後,機長卻又廣播,發現飛機別的東西有問題,經過測試之後還是不能飛,又在下午四點的時候把我們請下了飛機。大誤點班機又過了一陣子,United Airlines才表示,晚上快九點會有從Washington D.C.飛來的飛機把我們載去舊金山,另外給我們USD15的食物券和USD125的機票折價券,要我們耐心等等。結果我就在機場從白天等到天黑才等到飛機起飛。不過在候機室倒是和一對從新加坡來的父母(女兒最近在Buffalo畢業,三個人就在美國到處逛逛玩玩)聊得還滿開的。晚上十點半總算在San Francisco機場降落,卻又遇到登機門塞爆,沒辦法「靠岸」讓我們下飛機的事情。等到我搭上BART,到了位於市區的旅館,都已經過半夜了!就連Walgreens都關了。這天晚上只好些微餓著肚子地速速就寢(十五元的食物券,在San Diego機場只夠買一個pizza和一瓶可樂)。

旅館房間 這次住在位於Post St.跟Taylor St.附近的Andrews Hotel。其實從BART的Powell St.站開始走,旅館電梯也要走一段時間(何況整條Powell還是上坡),不過大致上還在市區內,離Union Square也不遠,所以生活機能還算方便,也不太危險(的樣子)。只是一晚的房價偏高,房間也有點小。整個旅館看起來很古意,就連廁所也是貼滿小小磁磚的那種隔間。最有趣的是電梯--電梯的外門是普通有門把的門(看起來像是通往普通的客房),內門則是拉門,可以清楚看到電梯上升下降時外面的情況。第一次搭的時候,還有點擔心這電梯會不會太老舊,不過搭了幾次就知道,不恐怖啦。

公車站牌電線桿總之,第一天睡了個大飽,中午才啟程的行程是跑去Palo Alto找正在Stanford念書的達叔。從旅館出發,要坐公車去Caltrain火車站轉火車才到得了Palo Alto。本來想,坐公車還不簡單?在Google Map上規劃路程就好。只是當我走到Geary St.上面,卻發現Google Map跟我說會有站牌的地方,啥站牌都看不見。就在我發慌的同時,莫名其妙的事情發生了--一輛公車(不是我要等的)駛來,在我站著的毫無站牌的地方下了客。我又四下望望,才發現原來電線桿上噴的黃色底漆及黑色數字,就是代表「這電線桿是個站牌,會有XX和YY路線經過」。省錢也不是這樣省的吧?不管怎樣,我還是在預定搭乘的火車開車前五分鐘抵達Caltrain車站。Caltrain的車站和San Diego的Trolley一樣,沒有閘門,旅客購票上車完全自由心證。我則稍早買了Caltrain、BART、Muni公車都可通用的悠遊卡ClipperCard,只要刷過感應器就好了。

Caltrain車廂內從San Francisco一路往南開到San Jose的Caltrain的車廂是雙層的,座位還滿寬敞。我搭的這班列車在往Palo Alto之中的一站等對向車等了好久,到了Palo Alto的時候已經遲到半小時了。Palo Alto車站人很少,我打給星期六也要忙課業的達叔,才知道還要自己坐Shopping Express公車到Stanford。Palo Alto的公車轉運站分成兩個上下車點,我一開始還找錯站,還好在公車開車前的一分鐘搭到正確的公車(假日這個路線一小時才一班,錯過就頭大了)。這趟從火車站繞經Stanford的公車是免費的,就算不是Stanford學生,也不用刷卡投錢。達叔倒也厲害,算準了公車會經過他宿舍的時間,在我該下車的時候,直接打電話給我叫我下車。我先到了達叔他家,等他把事情弄完,再跟他室友借了腳踏車,兩個人就開始逛起Stanford校園。

Facebook總部外 Hoover Tower首先爬上坡到了Facebook總部。其實,光看建築物外表,看不太出來這個地方就是全球數一數二社群網站的總部,只有外頭立著的門牌上面有Facebook的mark(而且還不是Facebook的藍色)。達叔室友的腳踏車似乎快解體了,只要一變速就會落鏈,所以我騎得相當辛苦(一直到之後幾天,大腿都還有點痠)。途中經過據達叔說是以前許永真老師的家,接下來本來想去Hoover Tower的頂樓看看,卻不巧我們正好在關門的下一分鐘抵達,因此敗興。達叔說,他好像還沒有成功帶人上去Hoover Tower過。

模仿雕像去了Bill Gates捐贈的資工系館(其實沒有特別的東西好看,只是特別來了Stanford,怎麼能不去資工系館?),和途中的各種裝置藝術照相之後,Memorial Church我們到了Memorial Church。這個具有約一世紀歷史的教堂,光是彩繪著精緻中世紀畫的外牆就相當吸引我。可惜無緣進去裡面--外頭有個看板寫著今天有活動,遊客不許入內(好像是婚禮,但是裡面完全看不到任何人便是),在外頭透過窗戶向內瞧,裡面的彩繪玻璃似乎也非常美麗。

小宴會今天頗溫暖但又不熱,完全不像是達叔之前在MSN上跟我說的冷天氣;天空沒什麼雲,一片藍。Stanford校園除了Hoover Tower(這塔據說以前可是鄰近地帶最高的建築物)以外,也沒有什麼特別高的建築,綠地也多,讓人心曠神怡。去了快乾掉的Lake Lagunita之後,我們就跑到Jamba Juice買果汁。Jamba Juice在San Diego好像也開了很多家,不過我從來沒有喝過。隨意在menu上選了一個口味,還算不錯!我們帶著果汁在鄰近的噴水池旁邊坐著,玩噴泉 正好附近有一群非裔美國人在辦小型的宴會,演唱著黑人爵士歌曲(達叔似乎很喜歡,聽了一直不走)。然後,有三個穿著泳衣的年輕人跑向我們眼前的噴水池;他們在水池裡面一直繞著圈圈跑,直到水的流速夠了,便趴下來讓身體隨著水流繞著圈圈--像是八仙樂園的漂浮水道吧。

聽夠了演唱之後,我們跑到Stanford裡面的其中一個自助餐廳吃飯。裡面的菜色還不少,義大利麵啦,烤牛肉啦,豆子啦,烤馬鈴薯泥啦,沙拉啦,許多種飲料啦,應有盡有。而且味道也還不錯!在餐廳遇到了達叔的同學和學長(還有以前隔壁系的高神)。吃飽後其實也晚上七點多了,我跟達叔便匆匆地騎著腳踏車趕到公車站(其實達叔當天晚上八點還要跟Samsung瞇挺,好猛)。太陽也差不多要下山了,由於我擔心沒時間把腳踏車騎回達叔宿舍,只好我等公車的時候達叔來回宿舍兩趟運送腳踏車;達叔只穿著短袖,看來很冷。和達叔道別之後,回到Palo Alto車站,就在等回舊金山的Caltrain囉。附帶一提,回程遇到查票,而列車長的查票機可以查我手上的ClippCard是不是有正確刷進站。

這天晚上早早睡覺,因為隔天必須六點起床,坐上七點的車去優勝美地--我在網路上報了從舊金山來回優勝美地的一日遊(雖然知道這樣的一日遊大概不會看到太驚豔的東西,不過沒有太多時間,所以也別無他法)。

優勝美地一景早上快七點在旅館外面等來載我的小廂型車。這次車上共有十個人,大多是外國來的觀光客(除了一個瑞典人和一個法國人之外,幾乎都是澳洲人--他們還說「每次我一開口,大家總以為我是英國人。我不是!」),還有很健談風趣,當然對優勝美地國家公園瞭若指掌的司機兼導遊Mich。從San Francisco往西,經過Oakland,開過Interstate 580、CA State Route 140,中間停了兩站,大概要三個小時才會到優勝美地的入口。本來我是期待沿途的景色會像三年前在加拿大沿著Hwy 93開去Banff時那麼壯麗,不過是有點小失望。不過,高聳的溫帶樹林、蜿蜒的河流,配上帶點些微雲朵的藍天,依然是不錯的景致。另外運氣好的是,這天的天氣非常棒,而且相當溫暖;前幾天優勝美地都是接近零度的低溫,而且下著雨。在公園內SR-140路上的加油站附近甚至有殘雪!(可惜本來以為更裡面還有殘雪,就沒特別照相。誰知道公園裡面的殘雪早就被清光光啦。)

Lower Yosemite FallsMich在Yosemite Lodge at the Falls把我們放下車之後,我們有約三個小時的自由時間,可以在公園內隨意亂晃。因為是星期天,所以這邊的人實在相當多,不過我想這些人大多只在有鋪路的地方,或是車子或遊園公車可以到的地方行動,而不會深入野地探險。我從Lodge透過小徑,來到第一站Lower Yosemite Falls。要看優勝美地的瀑布,就是要初夏的時候來--因為山上的積雪漸融,提供河流不斷的水源。若是冬天來,雖然瀑布不會結冰,但也不會多壯觀了。步道經過瀑布的下方不遠,濺起的水珠還能打到身上,感覺就像是颱風天一般。說也奇怪,明明是晴天,這裡的天色卻相當暗,彷彿大陰天一般。

優勝美地的鹿離開瀑布,我邊亂走著邊思考接下來要去哪裡。突然在小徑上看到一支野鹿,正從叢林裡悠閒地走出來,跨過小徑,跑到草地上吃草。旁邊的媽媽還對著自己的小孩說:「Look! Bambi!」話說公園內常常看到各種沒看過、顏色特別的鳥,可惜鏡頭不夠長不夠快,沒辦法拍下來。我看了看入園時拿的公園導覽和地圖,決定搭免費的遊園公車跑去Mirror Lake。優勝美地裡面有遊園公車經過的面積並不大,Mirror Lake但是繞著圈子,十分鐘才一班的遊園公車,從Lower Falls搭到通往Mirror Lake的小徑的入口,倒也花了半小時多。從入口出發,走到Mirror Lake,大概也要快二十分鐘。根據Mich的說法,現在Mirror Lake由於沈積物太多的關係,水體越來越小,加上我去的時候光線角度似乎不太對,所以不怎麼有「一面鏡子」的感覺。不過湖邊沒有人的時候倒是滿安靜的,有身處秘境的fu。

來回一趟Mirror Lake,差不多也到了約定集合的時間(順帶一提,回程的遊園公車上被一位老先生搭訕,聽他的經驗,果然還是要在這裡多留幾天,深度探索比較好)。Mich帶我們經過其他瀑布,和冰河經過的痕跡,接下來到Southside Dr.上的一個大草坪。大草坪的南北邊(北邊的話其實是Northside Dr.的更北邊) 各有冰河鑿過的痕跡,形成石壁,中間的凹陷就是Yosemite Valley。而北邊的石壁上更有人在攀岩!由於岩壁非常巨大,所以看起來很近而不高--但是Mich說距離我們至少一兩公里的岩壁,可是有一千多公尺的高度。因此,在上面攀岩的人其實根本就小得很,肉眼難以辨認出來。然而,來過很多次的Mich還是迅速地找到攀岩的人,指給拿著望遠鏡的我們看。下面的圖案是南邊的岩壁,好像就沒有人在攀岩。
Southside Dr.的岩壁

優勝美地入口 大家最後跟SR-140上的入口合照,就準備下山了。順帶一提,Altamont WindfarmSR-140上面有一部分的道路在2006年坍方之後,就一直以臨時便橋替代。便橋一次只能單向通過,所以另一方向的車流就必須等很久。可以看Google Maps上面的情況。Interstate 580上有一段路風超大,感覺方向盤很難握--有的時候車子明明是直線前行,我卻看到Mich手握的方向盤是往左轉約三十度呢,超恐怖。但好像也沒聽過多少因為強風造成的事故。由於這些自然形成的強風,這裡有個Altamont Pass Wind Farm,總共有將近五千座風力發電機,年發電量約十一億度(相較之下,Borobudur餐廳晚餐福島第一原發廠的年發電量接近三十億度,所以這個風力發電廠算是相當強大了)。總之,回到舊金山的時候也九點半了,我隨便在Post St.和Jones St.上面一家印尼餐廳Borobudur(印尼的一座佛塔名)吃了辣魷魚當晚餐。這家餐廳還滿好吃的,只是白飯要另外付錢,一個簡單的晚餐就吃了快二十元。

自從來了美國之後,覺得台北高雄一日來回似乎根本不算什麼。上次一日從Las Vegas出發來回大峽谷South Rim(約四百五十公里),這次又一日來回優勝美地(約三百公里),還不都照開車了(不過不是我開車便是)。回到旅館就跟自己說,希望以後不要覺得基隆和台北太遠,就懶得出門!

Union Square隔天是舊金山市區的亂逛行。中午起來之後,先到Union Square晃晃。其實Union Square本身沒有好看的(除了很多人在這裡休息之外),「好看」的其實是周圍的各大百貨公司,也有Apple Store。不過我沒太多時間進去商場好好地逛街,所以在Union Square大致走馬看花之後,就坐公車前往Alamo Square。不同於喧鬧的市區,雖然Alamo Square的綠地上也有不少行人遊客,但是整體環境就安靜得多。Alamo Square這裡正好是比較高的地方,所以可以遠望不少四周的建築物。來這裡,Alamo Square六姊妹當然要照六姊妹房屋!不過,由於六姊妹房屋是蓋在斜坡地上,加上本身也蓋得斜斜的,照出來的照片感覺怎樣就是不「正」。Alamo Square有部分區域是不需要把狗拴在狗鍊上的,因而有兩家溜狗的人的狗就打起架來。離開Alamo Square時,正好看到一對老夫妻駕著導覽車開過。這種導覽車好像配備GPS,你開到哪個景點,它就會跟你說這個景點有什麼好玩的,或是有什麼歷史特色。

SF-Oakland Bay Bridge
Ferry Building離開Alamo Square,坐車到東岸的Ferry Building,順便幫San Francisco – Oakland Bay Bridge照張相(上圖)。Bay Bridge分成東西兩個span,在二十多年前的舊金山大地震時被震壞,目前只有西邊的span通車;而東邊的span正進行修復工程,預計最快在2013年底修復(據說,修復工程的其中一個項目外包給中國公司進行,約可節省四億美金經費,美國的鋼鐵工業還因此抗議)。cjw曾經跟我說Ferry Building在假日時會有市集,可惜今天是週間,加上時間不大充裕,我也只能走馬看花地隨意晃晃,無緣和盛產的櫻桃、草莓、水蜜桃和其他蔬果相會。

China Town一角 離開Ferry Building,我往北走,打算經過China Town和義大利區的North Bridge,往Coit Tower前進。雖然手上有地圖,不過我打算不特別規劃路線,隨意怎麼走就怎麼走,只要大致的方向正確即可。在舊金山,華人街算是非常突出;來到這裡,華人面孔比洋面孔多,中文字比英文字多--要是遇到店面裡半個英文字也沒有也不稀奇了。不消說,「有家鄉味兒」(引用Sylvia、Jane跟Eva)的傳統市場氣味,喊價殺價的聲音,也是到處聽得見。就連英文路牌下面也掛了中文路名(當地華人報紙似乎都用這些中文路名),而行人號誌燈說明也是中英對照。而這裡就像東方城市一樣,人山人海,擠得要命。相對來說,North Bridge就顯得有歐洲人閑適的感覺。Sts. Peter & Paul Church要不是我時間不夠,還真想在這裡坐下來喝杯咖啡。只是,不懂歐美文化差別的我,就覺得North Bridge看起來跟一般的美國城市沒啥不同--這話要是給道地的美國人聽見,可不是要笑掉了大牙。經過了Washington Square,可惜對面cjw推薦我的Sts. Peter and Paul Church正在裝修,鷹架擋在教堂外邊,像是嘴巴裝了矯正器一樣。整修好了想必是非常漂亮的教堂吧。

Coit Tower接下來,沿著Filber St.往東,朝著Telegraph Hill走。Filber St.是全美最陡(十七度)的通車道路,走起來也真夠累人了(走完還要爬Telegraph Hill,更累)。Coit Tower所在的Telegraph Hill,離海邊不過幾百公尺,Coit Tower下望高度卻快一百公尺,算是舊金山東北邊最高的地方之一。這個純白、像是燈塔的塔建於1933年,為當時女性消防員Lillie Hitchcock Coit所捐建;內部有不少壁畫。用USD5登上Coit Tower的頂端,上面的景色當然將舊金山一覽無遺。可惜沒有做入場人數控管,我去的時候上面正好大擠,沒待多久就下來了。

愛爾蘭咖啡和三明治昨天聽yo嬸嬸介紹了惡魔島的行程,我接下來就跑到Pier 33看看能不能搭上開往Alcatraz島的船。可惜要搭船的人一大堆,這天的票都已經賣完了,而就算是明天的票也只有下午三點的一張還有剩。所以就無法啦!失望之下,我就跑到旁邊的咖啡店點了一杯愛爾蘭咖啡,以及一份起司三明治(這時還沒吃過午餐,只吃過飯店簡單的早餐而已)。店員聽到我要點愛爾蘭咖啡,還跟我確認了兩次裡面有威士忌,才跟我要了ID看。不過老實說,整杯愛爾蘭咖啡喝下來,我倒覺得我只有在喝酒,咖啡味並不重。

九曲花街等到酒差不多醒了之後,沿著Lombard St.往西,打算去九曲花街。然而,地圖上看起來才不到一公里的路程,卻因為地勢高高低低的,相當難走(也可能是因為我還有點醉的關係)--尤其接近彎曲的部份時更都是上坡。由於陽光太烈,角度也不佳,所以九曲花街沒有拍得太好,倒是周圍有不少觀光客,能聽到非常多國家的語言。九曲花街是可以行車的,可單向由西往東(下坡)開車。不過坡度很陡,加上彎來彎去的,所以大家車都開得非常緩慢。然而就算車開得慢,看起來還是頗怵目驚心的。

San Francisco City Hall翻過了九曲花街,我坐了公車往南,在Civic Center停下。其實在這裡沒有特別想要做什麼,不過就是早上經過的時候,看到這邊有些滿好看的建築,所以想在這裡停留一會兒。這裡有不少博物館、美術館或是音樂廳,可惜我都沒有時間好好欣賞。 Streetcar沿著Market St.走,搭上公車,再度回到Fisher’s Wharf和Pier 39的時候已經黃昏了。我背著夕陽拍了幾張Street Car的照片之後,就走進Pier 39。Pier 39果然是吸引觀光客來的地方,各種你想得到的店面,Pier 39不管是和舊金山或海港有無關係,都在這裡林立,吸引走馬看花的觀光客,頗有放大密集版的San Diego Seaport Village的樣子。就連慶祝海獅抵達舊金山二十一週年,都設立了一個小圍欄,把海獅集中在裡面,很蠢(這個可以上網Google 「”sea lion” anniversary “pier 39″」,發現每年都有)。

Neptune晚餐主菜接近日落時分(約晚上八點),肚子也餓了,我就在Pier 39一家看得順眼,叫做「Neptune’s Palace」的餐廳內坐下。服務生送上菜單,我剛好瞄到螃蟹的價格:A.Q.(As Quoted,也就是「時價」)。雖然想吃,不過知道時價的螃蟹不會太便宜;但還是趁服務生送上水的時候問了螃蟹的價錢:稅前就要約USD45。所以我還是點了普通的魚排。不管怎樣,煎魚排算相當好吃,並沒有額外調味,只有灑上胡椒而已,另有額外沾醬。除了馬鈴薯泥之外,盤子內還有一樣驚喜:水煮好的波菜!我在美國這麼久,還沒吃過多少次煮熟的菜,大多是生菜。而波菜也煮得很好吃。 Neptune甜點主菜吃完之後,服務生又來問要不要甜點。而我居然說要!所以我又吃了三個一組的烤布蕾,共有巧克力、花生和焦糖三種口味。剛剛不是說螃蟹好貴嗎?其實我這餐主菜加甜點吃下來,也都快要跟一個螃蟹一樣貴了。不過不管怎樣,吃得相當滿足。離開Pier 39的時候天色也黑了,就匆匆忙忙地搭了8號公車回旅館。

這幾天的行程其實是我要出發前一天才在San Diego規劃好的。而來這裡之後,每一天要坐什麼公車,要在哪裡坐,我也是前一天才查好。加上每天回旅館之後,也會上個ptt2把當天的所見所聞打一打,在MSN上和人聊個天,所以我其實都在旅館房間內混個好幾個小時,才會準備睡覺。

Golden Gate Park內最後一整天的行程,由早上去Golden Gate Park開始。其實我的目的地是位於公園內的California Academy of Sciences(下面簡稱「科學院」),而由於時間不夠,我也沒有探索這個廣大的公園。順帶一提,科學院外面還有一群東方面孔的婆婆媽媽在隨著音樂練太極劍唷。

 

科學院的門票已經漲到接近USD30了,不過如果有「搭乘大眾運輸工具來此」的證明,可以折扣三元,而我的ClipperCard也可以當做證明。科學院裡面有不少好看的東西,不過由於我之後還有別的行程,我沒有參觀所有的展示(今天還只開到三點,我居然連三點都沒待到)。

California Academy of Sciences水族館 California Academy of Sciences水族館科學院的一樓就有魟魚池和熱帶魚池(熱帶魚池可以透過樓下的水族館的大玻璃看到),非常漂亮。我先去拿了天文館的票,再跑到地下一樓的水族館。這裡展示了非常多種的海生生物,魚啦,貝啦,蟹啦,海葵啦,珊瑚啦,海星啦,想到的都有。水族館更有好幾面大玻璃,可以直接觀賞魚群在水裡游泳,真的很賞心悅目(可惜,無法久留一直盯著看)。今天正好有舉辦校外參觀來的小朋友,大家都對各種海生生物感到好奇的樣子--更不用說,在看到像是海底總動員的Nemo或是Dory的熱帶魚的時候,California Academy of Sciences水族館的Garden Eels總是叫出Nemo和Dory的名字。左圖則是一種叫做「Garden Eel」的生物,整個身體從沙裡面探出來,而只要有風吹草動(好吧,沒有風,不如說「水流草動」),就會迅速躲回沙裡面。這裡也有企鵝,陸龜和白色鱷魚。

然後我到了天文館。科學院據說配備了全美數一數二大的數位投影天文館。坐在位子上,眼睛只看得到畫面,其他的座位什麼都不在視界內。結果影片播放時,常常出現motion sensitivity的情況,我只好偶爾閉上眼睛--只是我玩了四天,疲憊讓我一閉上眼睛就差點睡著。今天在天文館播放的節目是宇宙與生命的歷程,從big bang開始,一直到人類出現等等。非常好看(只是不能照相)。

California Academy of Sciences溫室的鸚鵡California Academy of Sciences溫室的蛙接下來,到了熱帶雨林區。這裡是隔離的溫室,裡頭像是台北午後一樣地悶熱。這個溫室裡面種了不少熱帶雨林植物,也養了不少熱帶動物。植物我不熟,頂多知道因為照不到光所以地面植物必須發展的生存策略(例如,演化成食蟲植物);然而動物可就精采了:這裡有各種鸚鵡、各種顏色鮮豔的鳥、各種顏色鮮豔的青蛙(一看就覺得牠的毒性一定特強)、各種鮮豔翩翩飛舞的蝴蝶。California Academy of Sciences溫室的蝴蝶巨蛇也是不可或缺。為了防止「居民」逃逸,這個溫室的出入口都要管制;入口是雙重門,California Academy of Sciences溫室的鳥只有館員才可以打開,而出口則規定要坐電梯,不但電梯口有館員看守,電梯內也有館員負責操作,就怕參觀的民眾一不小心把什麼東西帶走了。今天進電梯時,遇到蝴蝶也跟著進電梯,得先用網子把蝴蝶抓走,電梯才能關門下樓。不論如何,因為時間不夠,加上裡面實在悶熱,California Academy of Sciences溫室的鳥我只有匆匆參觀,匆匆離開。

 
 

題外話,今天的科學院有一大塊區域正在準備,裡面看起來像是和韓國的東西有關(有韓文、有漢字)。不知道之後有什麼展覽。

其實整個科學院裡面還有很多地方沒有逛,可是我還是想去UC Berkeley晃晃,所以雖然三點的閉館時間還沒到,我還是匆匆離開Golden Gate Park,坐了公車,轉搭BART,來到Downtown Berkeley站。這個BART站距離UC Berkeley很近,而附近的大小商店也像是專門為了學生族群開的。

UC Berkeley - The Campanile來這裡之前,我並沒有特別查過UC Berkeley有什麼好看的,打算隨意晃晃。這裡的綠地也算不少,一進來校園所見的建築物並不多,不給人太擠的感覺,而看起來都是比較有年紀的建築物(比較新的建築物似乎都是後來在「邊陲地帶」擴建的)。只要一進來校園,就會看到最醒目的The Campanile塔(正式名稱是Sather Tower)。跟塔合照之後,我繼續漫無目的地亂走,經過了圖書館(公用電腦區還是用看起來相當古老、白色橫躺式有3.5磁碟機的主機)、學生宿舍、California Memorial Stadium。繞經過一個像是學生活動中心(但是餐廳什麼的都關了,明明才下午三四點)的廣場時,正有人在玩特技腳踏車,向後騎啦,凌空旋轉啦,什麼之類,看起來非常厲害。我在書店買了明信片之後,之前騎腳踏車騎太痠的腳也想消息了,便走回BART站準備晚上的大行程--傍晚走金門大橋。喔對了,途中倒是在一家韓國人開的(又是韓國人開的!)日本料理店吃咖哩雞肉飯。

金門大橋南端公園景色
在Powell St.下車,先回到飯店換上比較保暖的衣服,然後五點多的時候在Geary St.搭上38號公車,再到Park Presidio轉28號公車,到金門大橋南端。上圖就是南端人行道出入口附近的攝影接圖。其實來之前就知道金門大橋單程就快接近三公里,而我不只要來回北端,更要上北端的一個小丘陵拍照,總共要走約八公里的路程。不管怎樣,還是一鼓作氣地快步出發。

金門大橋上的景色
金門大橋橋面我來回都是走東側步道。橋面上,步道旁邊就直接是車道,以一個矮欄杆隔開,車子大多是以時速六七十公里的速呼嘯而過。吹著強勁海風的步道上有一些觀光客緩慢步行,也有人穿著運動衣跑步。上圖是在步道上拍的接圖,右圖則是橋面上的樣子。

金門大橋是全世界最多人自殺的地點,至今已經有一千多人跳橋身亡了。以橋面七十五公尺的高度計算,跳橋的人接觸水面時約有時速一百二十公里的速度,接觸水面時應該就重傷了;跳橋自殺的成功率據說高達98%。因此,橋面上有專門設給潛在自殺者的生命線電話。

金門大橋共有兩個tower,實際上,從開頭走到第一個tower,感覺上並不花太久時間,但是從第一個tower走到第二個tower,就覺得好像永遠也走不完了。總之,我盡量維持一定的步速,順利抵達北端。

抵達北端還不行,因為還要尋找cjw曾經跟我說的,可以好好拍橋的照片的地點。找來找去,總算發現好拍照的地點並不是US 101路牌指示東邊的「Vista Point」,而是西邊上面似乎有個斜坡,還有人在走動。還好橋的東側步道有地下道可連結至西側,不需要穿過馬路。到達西側,才發現斜坡其實正在整修,不給通行,但因為沒有人在管,我還是偷偷爬著碎石路上去,走了約十五分鐘以後,抵達丘陵上,可以看橋的Hendrik Point。拍下的照片如左圖。在這裡拍橋的人也不少,有拿著普通相機的人,也有拿著5DII、架著腳架、相機包、帶著老婆孩子的人。我問了旁邊的人,得知今天落日時間是八點多之後,金門大橋突然想要留到天黑拍橋上的車燈軌跡--但我根本沒有帶腳架!但還好,發現這個丘陵邊緣(其實是個相當陡的懸崖)的圍欄柱子可以穩固地讓相機靠著長時間曝光,角度也不錯。等著等著,中間有些人來來去去,我也幫別人和橋合照,總算到了八點多。右圖是八點四十分時拍的,可以看見橋在水面上擋住光線的影子的輪廓。

這次來金門大橋沒遇到海邊起了雲霧,算是有點可惜。我知道橋的人行步道將於九點關閉,因此在八點四十五分的時候迅速衝下丘陵,過馬路,在八點五十五分的時候順利進入人行步道。才走沒多久,就被巡橋的警員問:「你知道我們關了嘛?」但他後來知道我是要回南端坐公車,就還是叫我迅速回南端。步道關閉之後,出入口會有電動鐵絲網門拉上。外面的人無法打開鐵絲網門,而裡面(也就是步道上)的人可以按鈕打開鐵絲網門,達到只出不進的效果。順帶一提,金門大橋南端往南向的車道必須經過收費站,而收費站的燈光非常亮。

舊金山的大眾交通雖然方便,但到了晚上,公車依然難等。九點半,我回到南端的公車站(此時真的是沒什麼人),等了28號公車回到Geary Blvd.和Park Presidio路口,接下來居然等了五十分鐘,才等到38號公車(這段時間之內,對向開過了五班38號公車)。我不想搭計程車,也只好隨便和路人聊聊天。還好,十一點多回到市區,還有一些餐廳開著,不會沒晚餐吃。

從來到這裡的第一天開始,一直都是毫無瑕疵的好天氣。要回San Diego的這最後一天,舊金山則開始下起了不小的雨。早上帶著大包小包從旅館check out,先帶著十多張明信片到O’ Farrell St.上面的Macy’s裡面的郵局。這家郵局非常隱密,得先進去Macy’s,搭著電扶梯到地下一樓,再穿越家電用品區,才會在一個陰暗的角落發現它。如果去Google地圖上面搜尋評論,還會發現有不少人找不著,抱怨Google地圖出錯。我倒是為了省時間,一進去Macy’s就問服務台郵局的位置。如果自己找,搞不好還會找到我錯過回SD的班機呢。

舊金山機場AirTrain窗外總之,淋著雨,搭著BART回到SFO機場。不同於外頭灰暗的天色,這次搭到的黃線BART列車長頗有朝氣地,在慢速接近機場時播報現在的時間,我們下BART的地方位於機場哪裡,要去別的航廈要坐哪個顏色的AirTrain,等等。聽著就覺得心情也變好啦~

 

不論如何,回San Diego的時候United Airlines沒有再誤點了,而San Diego是個大晴天。


總算把這次出遊的流水帳談完了,接下來講講瑣碎的事情。

我住的旅館提供免費早餐,大概六點開始就有了,九點多會被拿光。早餐在每一層樓都有,內容都是圓麵包、可頌(有附奶油可以塗)、柳橙汁、牛奶、咖啡等等。還算不錯。

達叔一直以為我是念UCSD。其實也不是第一個弄錯的人了,所以我依然將錯就錯。反正我對UCSD的情況也不是不熟囉。

偶爾會遇到街頭藝人在Powell St.和Geary St.的路口表演。有次遇到一團打擊樂團,相當好聽!可惜我趕時間,沒有多駐足聽著,不然應該會給小費。說到Geary St.,路上好像有不少高級飯店,總是有不少穿著西裝和套裝的人走在街上。晚上我如果走在Powell St.上要回飯店時,通常不會走到Post St.轉彎,而會先轉到Geary St.轉彎,到了Taylor St.再轉一次--因為Geary St.看起來好像比較安全。

公車電纜跟溫哥華一樣,舊金山的公車有許多是靠著頭頂的電纜吃電運轉的。由於公車路線眾多,所以常常會有複雜的電纜網路如圖。有的公車,後門只會在乘客下車,踏到最底一階的時候才會開啟;第一次不知道這樣,還一直在亂試車門要怎麼開(甚至因為拖太久,被外面等著上車的老伯伯(東方人面孔)咆哮)。公車車廂內有不少中文資訊(似乎是有經過華人街的路線才有;搞不好經過North Bridge的就會有義大利文,經過Japan Town的就會有日文?):要怎樣通報老人受虐啦,不要在車廂內塗鴉(「不想看到家裡被塗鴉?那也不要在公車內塗鴉。」)啦,不要暴露自己的電子產品以免遭小偷覬覦啦,之類。

Cable car這次來舊金山,最讓我訝異的是:我居然沒坐過半次cable car!由於cable car的終點都不在我要去的地方,Google Maps路線規劃也沒排,所以我就沒坐過了。每當在Powell St.上看到cable car經過的時候,由於一直在趕行程,總是跟自己說:「之後會有機會坐到!」或是「這班車好擠,再看看!」結果居然就沒有機會了。真殘念!


春假 @ 德州

這學期從三月底到四月初,把不上課的日子全部算進來的話,共有十一天的春假。其中花了六天半到德州。首先,去Austin找mokoko,然後再一個人到San Antonio玩。(因為mokoko的春假不是這時候,所以沒辦法陪我去San Antonio。)


週末的Irvine & LA小旅行

上星期倉促決定週末要到Irvine和LA。本來說是星期六去Irvine坐熱氣球,星期天在LA hiking。也是其他交換學生回台灣之前的最後一次出遊。

和熱氣球合照好吧,總之星期六早上我們就從SD殺到Irvine,先去找廖帆,再開車去Orange County Great Park。這公園的遊樂設施都免費,看來是有不少經費。可惜熱氣球每天有名額限制,要預約,所以我們沒坐到。只有大家很嗨地和熱氣球照相而已。倒是坐了一下旋轉木馬,也算開心。

摩天輪沒熱氣球坐,大家就跑到Irvine Spectrum Center吃午餐加逛街。感覺這還是個不小的outlet呢!就連行李箱已經完全爆滿的sylvia,居然也再買了衣服。這邊有摩天輪,也有旋轉木馬--跟OC Great Park一樣的旋轉木馬,搭一次可是要兩元。

然後我們就跑去韓國超市買東西,再跑到廖帆的宿舍玩牌喝酒。這次學到了怎麼玩拿破崙。等到人在台灣的愷汶睡到下午醒來,大家一起和她視訊。

 

爬山途中星期天的重頭戲就是爬山囉!我們爬的山大約在Griffith Park,位於LA好萊塢北邊。從Griffith天文台出發,一直爬一直爬,目標是舉世聞名的Hollywood標誌。我們去的時候走了不少小路,而大家也邊走邊玩比手畫腳,中途還停下來打牌,等到我們到了Hollywood標誌的時候,太陽都快下山了。這之中,還有走到山脊,頓時周圍沒有比我們高的所在。路上還看到有人騎馬。

Hollywood標誌背面好不容易來到Hollywood標誌,可是標誌卻被圍起來,寫著No Trespassing--然後我們還是穿過啦!不過也只能到標誌的背面,稍微合照一下而已。話說我們穿回來不久之後,又有人想要穿過,就聽到山上電信塔那邊有廣播說「那邊的遊客,請不要穿越圍欄!」所以我們算是幸運了。我們離開Hollywood標誌的時候,太陽都差不多要下山了,而此時我們還要長途跋涉回天文台。

 

LA夜景回到天文台的時候,天已經全黑了。左圖是天文台望LA市景。結果算了算,爬這次山可花了七個小時左右。加上中間還走了難走的斜坡,腳可真是痠痛死了。很難想像廖帆說他之後要爬三千公尺的山,我們這種平凡人去爬,大概會把腳爬得水腫麻痺吧。下山之後,跑去Little Tokyo的餐廳吃飯,然後很累的海寧再把路上一直睡著但應該要負責看路的我載回SD。

Point Loma日落話說出發的前一天,也就是星期五,我也才跟jane還有sylvia跑去Point Loma的Cabrillo National Monument,本來是要賞鯨,但啥都沒看到,只有日落,在這邊放個照片。

那麼希望大家回台灣都過得好囉。我還要快五個月才回台灣呢。


New York New Year

地鐵站來美國這次寒假的重頭戲,就是到紐約一星期行。冬天,紐約當然是很冷;我們到的時候才剛下過雪。但氣溫倒也不低,雖然高溫不太超過攝氏五度,但除了清晨,也很少有掉到零度以下的時候。我倒每天還是毛衣、雪褲、厚外套、手套、圍巾,全副武裝上街。

這倒也是我這輩子第一次見到這麼多觸手可得、伸腳可踩的雪。這些雪都軟軟的,可惜下了一陣子之後,也有點髒了,不太能趴倒下去,或打雪仗。可惜的是,待了七天,沒再下雪。

我們住在christina的大學同學的室友的房間。睡覺的解法當然只有我睡地板,其他兩人睡床--就算有暖氣常開,地板還是很冷;有不少個晚上我都被冷醒。

我們買了一本紐約的City Pass,可以遊遍不少地方不用重新買票;到了紐約之後,也買了一張可七天無限搭乘公車和地鐵的MetroCard。這張MetroCard倒是非常超值--平常每搭一次剛剛講的大眾交通工具,可是要USD2.25,而這MetroCard才賣USD27!在我們常常搭地鐵公車跑來跑去的這一星期,可真省了不少錢。


聖誕夜的Disneyland一天行

Mickey's Fun Wheel聖誕夜這天去了加州迪士尼。我跟Nomy、Ashley、Christina採取了很瘋狂的作法,早上五點從SD家裡出門,然後當天來回,Christina在大霧中開車把我們在半夜兩點送回SD家裡--在台灣,實在很難想像一天從基隆台中開車來回。

喜歡米奇、史迪奇的我,自然是「肖想」要來迪士尼很久了。再加上迪士尼現在買了Pixar,更是一個非常吸引我的地方。不過,雖然我個人很想去,我們這個小團倒是沒有去什麼Mickey’s Toontown看米奇,都還是在搭ride--就連parade都是剛好遇到,才駐足稍微看看的。(我姊倒是替我家米奇傳了話說,不能買米奇玩偶。)

聖誕夜的迪士尼自然是人擠人了,有些地方連Fastpass都不fast。更別說快到關園時間(這天星期五是九點關園),各家禮品店水洩不通的程度和black friday的商店可是不相上下。

Water of Color我想整天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World of Color的show囉。整場加上TRON的部分也快半小時,但途中完全沒有冷場。水幕的變化、雷射投影的光彩、背景音樂的交織,都搭襯得太完美。而且實在是太壯麗了,我在A Whole New World曲子出來的時候就哭了一次。然後,過沒多久又冷不防地被So Close曲子感動到哭了(當然,我想這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之前會聽到So Close都是因為去francy姊結的網誌的關係),而且是哭到沒辦法好好拿相機攝影。不過,我在wikipedia上面看到節目列表有Lilo & Stitch,實際上表演就沒看到就是了。我還在我的交換學生心得上面叫大家一定要看:「If you miss the show, you will hate yourself and buy another full-park ticket just to watch it. I mean it.」我自己也錄了上傳YouTube,在:http://www.youtube.com/watch?v=bnBHpqKFHvc

今天遇到了一團日本國中女生(穿著學校的休閒服),不知道東京迪士尼又是怎樣的光景呢?不過今天看到的stitch相關show、ride或是商品都很少--律姊是說stitch在日本才比較有名囉。

兩個公園,只去一天當然是不夠。希望以後有機會能拿個3-day hopper之類的票,好好玩個盡興。


聖誕卡@美國

今年在美國買的聖誕卡們

其實去年已經po過了聖誕卡文,今年再po一次好像有點累贅;不過在美國這裡買聖誕卡的時候,有一些想法,就迅速地記一下。

基本上聖誕節在美國是大節日,所以就算電子信件很發達的現在,書店和超商也還是能找到陳列不少聖誕卡的架子。在這裡,聖誕卡的種類也是不少,舉目望去,有給朋友的、給爸爸媽媽的、給同事的、給兄弟姊妹的、給叔叔阿姨表親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的,想到什麼就有什麼。在台灣還算個品牌的Hallmark,在這邊變成連vons都能買到的便宜系列(說是便宜,但大多還是要兩塊以上。)

至於精巧卡片的話,這邊看到的都是papyrus。papyrus有膠袋包好,標價卡和卡片本身分開;因為不能拆封,標價卡上面有寫內含的祝詞,方便選購。然後,對於太過精巧的卡片,還附有另一張放於信封內的保護卡。然後,標價卡還會提醒「Hand-cancel at post office is recommended」。papyrus在Fashion Valley甚至有自己的專店唷。

今年寄卡片,最怕的還是卡片附件(像是有的卡片特別做的突出的聖誕帽頂)被海關覺得不合格啦。


感恩節的賭城和大峽谷之旅

我對賭城的印象賭城拉斯維加斯。這裡是用錢堆起來的城市,舉目所及的或大或小建築物、或高或低假草木(不應該存在於沙漠氣候的常綠葉和熱帶棕櫚之類)和忽明忽滅的霓虹燈在在顯示出富麗奢華,而人們更是不捨晝夜「歌舞昇平」。來到拉斯維加斯,看得到假的紐約著名大樓、假的自由女神像,登得上假的艾菲爾鐵塔,住得進假的埃及金字塔,也能在假的威尼斯運河行船或是近距離看假的希臘城堡。商人用盡心思百般設計賭城的樣貌,只為了說服過客掏出更大把的鈔票;這裡,什麼都有,卻什麼都不是。

如果想知道賭城如何金錢至上,在夜間登上全市最高的Stratosphere塔,俯瞰盆地的點點燈光,不管那燈光是來自機場、飯店,甚至超商,都有賭機。想,鈔票是怎樣讓不毛之地變成如此。

如果想知道賭城是如何用錢堆起來的,去看看威尼斯人酒店、bellagio酒店--這裡明明是沙漠,卻可以建起一道可行船的運河,也可以每一小時就來個音樂噴泉表演,佔地半頃大。

如果想知道賭場有多糜爛,隨便望去公車和單軌捷運的廣告,以及路邊的傳單箱:到家服務的脫衣女郎廣告是這裡的特色,彷彿情色交易是天天上演的家常菜。

在紙醉金迷的這裡,才真的是有錢什麼事都能做;但,做什麼都沒意義。

我想,真的去過賭城的澎湖居民,應該沒有人想要自己的家鄉變成這種充滿銅臭味的「地域」吧。


我從前就不喜歡跟團出去玩,這次經驗又讓我對跟團的印象更差了。為了配合旅行團從irvine出發的行程,第一天半夜三點多就要從SD出發。第二天為了一天來回大峽谷南沿,又在不到五點morning call。緊湊是很緊湊,但稱不上充實。

跟團也罷,為了省錢跟便宜的團卻是更慘。不管做什麼事情,幾乎都要再加錢,搞得大家都不太想跟旅行社的額外行程,只有在旅館呆耗或(消極地)意見不合。因此,沒欣賞到音樂噴泉、火山爆發,沒看到秀,也沒搭到俯瞰賭城的直升機。便宜的團帶去的餐廳和outlet也是品質不太好的。

Stratosphere's Casino 我在玩拉霸左圖是飯店內的賭場,右圖是我正在玩拉霸。其實現在拉霸也進化成電子產品,並不靠機械滾輪運轉,而純粹以螢幕顯示數個rand()加成的拉霸結果;雖然旁邊還是有拉桿,但作用和一個按鈕差不多。

 

 

Riviera Casino外路上隨便找個賭場,外觀都像左邊這家極致。這還不是坐落於威尼斯人或Wynn等高級酒店附近的賭場,而是相當有年紀的賭場(道路的名字還以這賭場命名)呢。威尼斯人酒店的人造天空和運河位於威尼斯人酒店二樓,還有如右圖這樣的運河,以及人造天空--就算外面是黑夜,或是下雨,裡面的人造天空永遠是藍天,給人「天色未暗,仍可繼續逛街血拼」之感。

 

積雪那麼講講大峽谷。這段時間,正好冷鋒下來;前幾天是冷暖鋒交會的時候,大峽谷氣溫沒有非常低但很潮溼,下了雪。因此我們去的時候,正好是最冷的時候(白天高溫也還是零下),雖然沒下雪卻也看得到殘雪,積雪一片如圖。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親眼看到可以用手碰到的雪吧。只可惜我們去的是不用加錢的峽谷南端,來回奔波了一天,只得看峽谷一小時(總共才走了約兩百公尺不到),時間大大不足。峽谷照如下圖。
大峽谷

最後天外飛來一筆地提到孫燕姿:她在聖誕節要在Wynn開唱。老實說,很想聽。從來沒去過燕姿的演唱會。


12 Weeks @ San Diego

Sunset @ La Jolla Shores這篇可能有點意識流,把最近想到的事情講一下。

那麼,從右邊這張照片出發。這張照片是上星期在La Jolla Shores照的。我們在那裡辦Searra的生日烤肉party;照片中的人影就是參加這個烤肉party的一部分人。其實,我在台灣的時候,從來沒想過我在這裡會認識多少人。畢竟以我和人慢熟的個性,不會主動找人出去玩,也不會主動和別人分享自己的內心話,本來就是比較難結交朋友的。在這裡會認識人,好像也還是因為Nolan交遊廣闊,身為他的室友也會沾點人際關係。於是,大家偶爾有聚,我也會被算在內--老實說,這可是過去十年來少有的經驗。錯過了大學的結交朋友的機會,本來以為這樣的經驗在我的人生經歷中將徹底地不曾出現,沒想到來了San Diego卻有新的路走。這樣說吧,我本來以為我的Thanksgiving會飛去找大學同學一起,結果現在反而是和別的交換學生出去玩,徹底地意料之外。新體驗。

不消說,這張照片是D90照的。這天Jerry也帶了他的Konica Minota Dynax相機,配了17-55 f/2.8鏡頭。暫且不說鏡頭,我還滿喜歡這台Minota的顏色。其實老實說,我從P5000換到D90,非常不習慣D90的顏色;光源充足的地方,顏色總是過飽,而人的膚色拍起來太美--我其實還是比較喜歡忠實呈現膚色不飽和的感覺;另外,有強弱對比的地方,拍出來的對比又好像有點太大。我知道D90可以設調控檔,但我調半天也找不出好調法。雖然拍RAW是個解決的方法,但每張都拍RAW再輸出感覺也有點累啊。

最近台大在辦攝影比賽,因為主題比較廣泛,所以我也在徵詢周圍人的點子。問到Christina的時候,她問我可不可以後製,我說,可以吧。然後她說:「蛤~這樣就不公平了。」我又要說這句話--說這種話的人一定沒有自己沖過底片。說到這,不知道傳統的攝影比賽,交給主辦單位的是底片還是沖出來的相片?如果是前者的話,後製的空間就小多了。上面那張La Jolla Shores趙的黃昏也有經過相當的後製:先把包圍曝光的三張照片用Photoshop Merge to HDR Pro合起來,然後再做contrast manipulation。但我覺得這張後不後製並不會改變重點的造成美的震撼的部份--廣角構圖啦、腳架啦、人的動作姿態啦。這樣。

說到照片,再附一張上星期在Seaport Village日落之後照的照片。不知道大家看不看得到右下角USS Midway的輪廓呢。

Afterdark @ Seaport Vill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