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otional/Social Competency & Mindfulness

跟醫生聊了幾年之後,
有時會覺得在準備好接受下一個挑戰、下一個改變時,
就也會剛好出現適當的資源跟刺激;
當初跟一卡在一起好像也是這樣(?

去年八月時剛好看到 Coursera 上面的
Inspiring Leadership through Emotional Intelligence

就按了報名。
前幾星期會比較需要 neuropsychology 跟 sociopsychology 的底子,
不過可能因為我之前沾心理學的時候,也都著重在 neural、social( 跟 abnormal),
所以這方面我反而還聽得相當輕鬆。

不過我覺得這樣切入也滿有趣的,
也可能是老師引導的方式有關係,
不只對於一些後來的觀點 lay foundation,
也不會講得像是「因為生理神經結構就這樣,大家就吞下去吧」如此硬梆梆。

一開始回顧了滿多 emotional competency 跟其他的 competency --就不講 emotional intelligence 這兩個根本不應該放在一起的字了
之後回到 leadership 的時候,正好我平常在職場也還算會讀空氣( 雖然滿多時候我也故意讓自己白目 )
所以就知道眼前的這些領導者,哪些人比較 self-mindful ,具備比較全面的 emotional/social competency

然後去訪談同學,對著 codebook 反思自己以前的領導,
也看得出來自己被 flag 出來的 competency 很偏哪個區塊,
也就知道以後要怎麼加強--

雖然要加強這種能力,
與其說要有更多的領導經驗,
不如說需要強大的 mindfulness。

大概這一年來,
我一直在想要怎樣讓自己更 mindful,
除了跟醫生討論以外,
也剛好卡歐介紹給我 headspace
其實跟卡歐聊這些情緒/人際困擾的時候,自己也變得比較平靜,
特別是可以用一種非上對下,而是平行的角度知道「心理師也有這樣的困擾,而他們是怎麼解決的」
( 但其實我這幾年也有在學習要直接問醫生「遇到這種情況他怎麼解決」
雖然醫生也是人,也確實有他自己遇到的困難/盲點和解決辦法,
但畢竟是大一輪的「長輩」,還是會有一點點不自在感 )

不過做 headspace 就真的不是一蹴可幾,要經年累月地持續練習,
對我來說,要有如此恆心實在很難。( 好像有點雞生蛋生雞?)
但不管怎樣,
先體認到累積 mindfulness 功力對整體人生、職場互動、家庭互動的意義所在,
以及像是 headspace 的靜坐冥想,確實能讓自己更 mindful 一些,
接下來還是要等自己願意突破自己吧。

不過除了自己以外,
也希望能夠把這些感想「實用」在需要的人身上,
雖然說是實用,不過 Eka 目前還是實驗品
但也希望之後跟 Eka 一起生活的時候,
這些想法都可以用得上,也能讓我有更多體認/經驗。

另外,提到 headspace,
最近在做 anxiety pack,
其中提到「當你感覺焦慮時,想想此時也有非常多的人因為同樣的原因感受到這個焦慮」的「sharing of experience」技巧,
意外地很有效果( 效果是指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 )
但確實也就是這樣一個技巧一個技巧體驗起來變成自己的。

不過我覺得自己還是「太忙了」,把腦袋填得很滿,
加上反應非常快、自動思考已經不是 dominant 而是 predominant,
要能真的很 mindful ,就還需要很多修煉。
啊,不過這大概就是身為人、過自己的人生,的意義所在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