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spora 2015

看妙麗帶著大箱小籃到 JFK ,多少有五年前我剛從 SAN 機場出來的 fu。不過現在他有認識的人接機,陪開車橫越三百多 mile 到自己的學校,一到學校的時候 apartment ( 還是自己住 one bedroom!)也已經準備好了有水電,也有智慧型手機跟在台灣出發前就買好的 AT&T prepaid,多少還是比我那時不那麼要緊些。

畢竟到了陌生的地方,時差,吃不習慣,如果又沒有認識的人可以比較好開口問問題/要幫忙,還真的是辛苦些。從來不養寵物的我也很難想像,把兩隻貓帶來這裡,究竟是甜蜜的負擔還是苦澀的陪伴。

不過人有時就是要這樣幾乎完全拋棄過去的東西,認識完全新的人,身處完全新的環境,才能更成長了些。但話說回來,現在有智慧型手機跟無所不在的網路,真要說自己完全脫離舒適圈不能再跨入那條線內,好像也不是那麼貼切。

然而或許還是每個人個性不同。總是想要孤僻面對自己的我,看到一間客廳塞了快七八個人六隻貓,自然反應是躲回自己的窩順自己的爪子。

畢竟,就算會真的搞剛跑來無名留言的人,最後也可能只是擦肩而過,然後什麼都不剩。

那麼題外話,
結果我一直到現在才第一次在美國陪另一個人開快三百 mile 的長途。
然後從 State College 一路橫越 Pennsylvania 跟 New Jersey,從鄉村小路跟一片綠意漸漸到開始有 outlet 、到看得到 Manhattan skyline,到穿過 Lincoln tunnel 回到一片髒亂跟擁擠,肩膀也越來越沈重。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