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鋒利的掰掰

是說看香蕉畫圖出來就覺得美術實在是一個很難捉摸的領域
說到底科班出身的人就一定很會畫圖嗎
還是說小時候是所謂的美術班就比較有天份也一定會比較會畫圖呢
還是說有天份也不一定會畫圖呢 所以長大就不會走藝術的路線
但如果小時候又是美術班長大以後又上科班又會是怎樣的樣子呢
感覺跟我熟悉的資優班的套路不一樣的呢

好 以上只是隨意的 murmur

是說從 MSN 撤退也快三年了
在那之後跟人的即時通訊就分散在 Facebook Line WhatsApp 跟 Skype
又好像以前兩者為大宗
發現這樣一打散之後
曾經會常常敲來確認還活著的一些人 就反而沒再有習慣敲了
於是就趕快敲一敲
然後知道對方還活著
就好

不過有的時候在想 這種外力突入的改變
可能也是一種 blessing in disguise
不然永遠都不知道自己可以丟東西

倘若在沙漠裡走了很久 走得很累
等到真的出現幻覺才發現自己應該丟東西的時候
恐怕會丟錯東西、亂丟東西的吧
但是在沙漠裡丟東西很可怕的啊
如果五分鐘後發現剛剛丟錯東西
可能來時路已經被新的風沙蓋過去了
就。再。也。找。不。到。了。唷

寫到上段的時候 不知道為什麼就很想接
但其實網路很發達 有些東西就算自己不收藏 也還是可以找得回來
像是我永遠都不收藏 周杰倫的晴天 跟 五月天的突然好想你
反正要聽的時候上網一定聽得到
避免被 WinAMP 啦 Windows Media Player 啦 Foobar兩千 啦 iTunes 啦 VLC 啦 背刺

不過網路很發達的日子 好像就也沒辦法真的此生已經決心自己過 啦
最近聽仙仙講前男友要結婚
突然想起來這大概是一種
要這輩子都要把對方鎖在自己的魚缸裡
然後跟他說你哭也沒用 因為沒有人看得到你的眼淚
但是實際上還是會沒日沒夜地觀察魚缸裡的水位是否上升了

啊但是這樣好可怕呀 但我們都知道如果把他從魚缸裡放走了
他到底某天還是會變成一條巨魚怪獸 甚至旁邊還帶著另一條巨魚怪獸
回來嘲笑你呢

又莫非我的兩隻角其實是兩條魚呢

但是仙仙不要再說我攻擊雙魚了啊
明明自古以來都是魚兒就游來咬一口
也不知道是要引起我注意 還是真的想要弄傷我 還是只是喜歡我所以逗弄我 又只是想要逗弄我而我不能有反應
但繞著魚兒轉身時才發現
僅僅我身上不小心沾了魚飼料而已
從來不是我自己的關係

不過仙仙如果你莫名看到這裡 可以留個言嗎 因為
堆滿銅板的池子裡 怎麼可能養得活魚的
因為它裡面就只有充滿了那種銀棕色 吸引我們丟更多想念下去的 虛幻的粼光
而已
至少你是少數不虛幻的魚啊


說了去 google 突然好想你
然後就 噹 噹 噹 什麼 拉拉唱了突然好想你 !!!!!!!!!

就只好還是去找載點了 ( 艸)
我對於拉拉唱 紀念品 那三個字實在感到無比震撼

跋跋
從去年開始放棄了使用各種彩色 0.25 / 0.38 筆寫卡片這件事
於是買了鋼筆
但字也沒有便好看就是
蠢蠢der

跋跋跋
前陣子又聽了一次自己唱的 let it go
說實在的好像都還沒給那些說敢聽我唱歌的呂敏唱歌很好聽的人聽啊 啊哈哈

好了 不過致命武器還是要省著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