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admin 的所有文章

春雨(或冬粉)

最近有一種對他的思念大概都放在對他的關心跟對他的想念裡了。的那種莫名的錯置。

不過在美國待過了各種不同的四個冬天(還都在紐約咧)三個春天四個秋天五個夏天,總是掙扎著要何去何從之後,其實也能理解他跟我根本是不同世界的人啊。

根本不在同一個平面上的線條還要再說什麼會不會相交,也是一種莫名。

雖然今年是 Ever17 該開始了喔。

是說過去前些陣子夢到兩次去了外公外婆老家,跟大夥兒吃飯喔。雖然不太確定在天上的外公外婆想跟我說什麼就是。

然後好像快要三十歲了。其實我對於這種根據絕對數字來算 milestone 的事情還滿無感的,不過有一點就是,大概會看得懂四重奏。不過我覺得坂元裕二每次寫到「那邊有個光呢~」帶有希望的結局的時候,就有種。嘛。連續劇。的莫名不現實的 fu。

不然其實(除了人物關係的層次太多以外)還滿真實的。

最近都在手機上玩遊戲,啊就 Real Racing 3。其實還滿想要買 PS4 的,但是又想要接大電視,但在這裡沒有大電視。其實我現在用的螢幕也是 24″ 的 2560×1440 (平常使用原生解析度喔),要玩遊戲應該還滿爽 der。我根本已經看習慣了這個解析度的螢幕--想當初我在 Mozilla 也是把 13″ rMBP 直接設成 1920×1200 在用。

不過我發現我現在最想玩的賽車遊戲其實是 Forza,在 PS4 上沒出。在 Windows 上有出沒錯啦,但我覺得組一台遊戲機的 C/P 值好像比買 PS4 低了(特別是我其他想玩的遊戲,有很多也只有出 PS4的啊(也所以買 Xbox 的 C/P 值不高))

廢話多了。中央公園的櫻花很漂亮,不過被說好像只有帶左腦去(?) 所以接下來要學習活化一下右腦。然後要簡單地 enjoy life 好難啊~

how beautiful you are / 浜崎あゆみ

なんとか何年でもあゆおばちゃん(?)よりの新たな曲をフォローしてなっかたよ
なぜなら
歌詞とかの雰囲気はちょっと哲学的になって 理解しにくかったんだ
例えば いつも僕に言われていた memorial address という曲

けど年をとったら 少し こんな曲が分かるようになってくるようだよね
最近見ているドラマ「最後から二番目の恋」のエンヂングとしての
「how beautiful you are」は一例だ。
歌詞は大変簡単だ。が、あゆおばちゃんの特徴的な声に伴なってMVを見ると
意外に ものすごく強い泣かせる感動力と感じるわ

今日も一日ありがとう
その笑顔に助けられた

今日も一日ありがとう
そうしてそこに居てくれて

あなたがもらい泣きとかするから それを見てまた泣いて
繋いだ手から伝わる想い 永遠であります様に

You don’t know
You don’t know
How beautiful you are
あなたが思うよりも

You don’t know
You don’t know
How beautiful you are
あなたはずっと美しいから

今日も一日ありがとう
その涙に教えられた

今日も一日ありがとう
乗り越えてきてくれて

あなたがただ前に進み続けるから それを見て励まされて
どうか優しくて穏やかな風が 包んでくれます様に

You don’t know
You don’t know
How beautiful you are
あなたが思うよりも

You don’t know
You don’t know
How beautiful you are
あなたは優しく強くなった

You don’t know
You don’t know
How beautiful you are
You are
You are

You don’t know
You don’t know
How beautiful you are
あなたはずっと美しいから

特に
僕は僕自身に この曲をあげたい。

だが
この長い道を進んできた僕
到底誰にも手伝い出来なかったり助け出来なかったりしちゃった
これから どうやって生き続けたらいいの?
それで
僕 誰も助けにきてくれなくても 生き続けるでしょ?でしょう…?

No regretting allowed

charlie_su1986: 耶 今天可以回去嗑巧克力
charlie_su1986:
charlie_su1986: 朝巧克力奔去

charlie_su1986: 好屌的信紙~~
charlie_su1986: 還是eka的字比較可愛~~耶~~~XD

charlie_su1986: 冰的比較好吃
mnjul: 那快冰吧
charlie_su1986: 是~
charlie_su1986: anyway thx a lot~~

Pretty much sure I can say I’ve never seen charlie talk with such enthusiasm on MSN or on Google Talk. Or probably even face-to-face?

When Eka and I came back from Calgary last year with my reminiscences of my friend (and the city) already accumulating, she suggested that the three of us get in touch more often, and he and I not just talk about geek things. So we formed a LINE group and I found, well perhaps surprisingly, that he could use intimacy. And then, on two different occasions, we sent, via expensive international mail, chocolates to him. At first, I wasn’t really certain he’d like it — after all, I actually didn’t know much his preference outside of the geeksphere, like for specific cuisines or clothes, and this ideation was further superimposed by the fact that he had no stomach. So when he expressly said he liked — and even enjoyed — the chocolates, I felt complicated.

It’s not that I’ve never mailed or brought goods to Calgary… but really, most of the time I did that because of nominal social etiquette, or because he specifically requested for them. But then Eka reminded me about how strenuous his life might have been — perhaps even before he got gastric cancer as we all know inharmonious lifestyles can contribute to cancer — and he’d never have enough many a friend, especially someone who’s been there for more than ten years yet has little conflicts of (whatever kinds of) interest. And then I kinda realized that I could have been bringing more humane sides of mine into our friendship and took more proactive care for him. And then it’s now all too late. What remains I can do nowadays is merely to internationally mail confectioneries — not even made by me — and probably a handwritten letter, and to chat within the same timezones.

But then, yeah, it’s always nonsensical to look back for the past decade and regret on doing too little. Just I’ll do more from now on.

突然鋒利的掰掰

是說看香蕉畫圖出來就覺得美術實在是一個很難捉摸的領域
說到底科班出身的人就一定很會畫圖嗎
還是說小時候是所謂的美術班就比較有天份也一定會比較會畫圖呢
還是說有天份也不一定會畫圖呢 所以長大就不會走藝術的路線
但如果小時候又是美術班長大以後又上科班又會是怎樣的樣子呢
感覺跟我熟悉的資優班的套路不一樣的呢

好 以上只是隨意的 murmur

是說從 MSN 撤退也快三年了
在那之後跟人的即時通訊就分散在 Facebook Line WhatsApp 跟 Skype
又好像以前兩者為大宗
發現這樣一打散之後
曾經會常常敲來確認還活著的一些人 就反而沒再有習慣敲了
於是就趕快敲一敲
然後知道對方還活著
就好

不過有的時候在想 這種外力突入的改變
可能也是一種 blessing in disguise
不然永遠都不知道自己可以丟東西

倘若在沙漠裡走了很久 走得很累
等到真的出現幻覺才發現自己應該丟東西的時候
恐怕會丟錯東西、亂丟東西的吧
但是在沙漠裡丟東西很可怕的啊
如果五分鐘後發現剛剛丟錯東西
可能來時路已經被新的風沙蓋過去了
就。再。也。找。不。到。了。唷

寫到上段的時候 不知道為什麼就很想接
但其實網路很發達 有些東西就算自己不收藏 也還是可以找得回來
像是我永遠都不收藏 周杰倫的晴天 跟 五月天的突然好想你
反正要聽的時候上網一定聽得到
避免被 WinAMP 啦 Windows Media Player 啦 Foobar兩千 啦 iTunes 啦 VLC 啦 背刺

不過網路很發達的日子 好像就也沒辦法真的此生已經決心自己過 啦
最近聽仙仙講前男友要結婚
突然想起來這大概是一種
要這輩子都要把對方鎖在自己的魚缸裡
然後跟他說你哭也沒用 因為沒有人看得到你的眼淚
但是實際上還是會沒日沒夜地觀察魚缸裡的水位是否上升了

啊但是這樣好可怕呀 但我們都知道如果把他從魚缸裡放走了
他到底某天還是會變成一條巨魚怪獸 甚至旁邊還帶著另一條巨魚怪獸
回來嘲笑你呢

又莫非我的兩隻角其實是兩條魚呢

但是仙仙不要再說我攻擊雙魚了啊
明明自古以來都是魚兒就游來咬一口
也不知道是要引起我注意 還是真的想要弄傷我 還是只是喜歡我所以逗弄我 又只是想要逗弄我而我不能有反應
但繞著魚兒轉身時才發現
僅僅我身上不小心沾了魚飼料而已
從來不是我自己的關係

不過仙仙如果你莫名看到這裡 可以留個言嗎 因為
堆滿銅板的池子裡 怎麼可能養得活魚的
因為它裡面就只有充滿了那種銀棕色 吸引我們丟更多想念下去的 虛幻的粼光
而已
至少你是少數不虛幻的魚啊


說了去 google 突然好想你
然後就 噹 噹 噹 什麼 拉拉唱了突然好想你 !!!!!!!!!

就只好還是去找載點了 ( 艸)
我對於拉拉唱 紀念品 那三個字實在感到無比震撼

跋跋
從去年開始放棄了使用各種彩色 0.25 / 0.38 筆寫卡片這件事
於是買了鋼筆
但字也沒有便好看就是
蠢蠢der

跋跋跋
前陣子又聽了一次自己唱的 let it go
說實在的好像都還沒給那些說敢聽我唱歌的呂敏唱歌很好聽的人聽啊 啊哈哈

好了 不過致命武器還是要省著用

台北會下雪嗎

紐約前兩天總算下到可以積的雪了
伴隨而來的超大的風以及 20 feels like 6 的氣溫
不過天氣也真的很極端
暖了這麼久 週末要來一口氣積個十吋的暴雪

搬出來之後的新房間有個新廚房
所以掌二廚之姿也還算有模有樣
東西不錯吃 只是做菜無敵慢

另外最近開始看 nana 來配飯
感覺就像是在看大人版的玩偶遊戲
莫名地看得揪心揪心的 但是欸
我好像太老了才開始看這部漫畫

這冬天兒哪裡都沒去
但是從十月至今已經接待了柚子姊姊 鳳阿姊 喵麗姐姐 還有老婆的同學
身處大城市大家就一直來玩也是一種不用出門的概念

真希望可以拿到 offer 又抽到H1b
不過不適合自己的東西強求也是沒用的
但那
過一個不適合自己的生活呢

啊不過講這麼多也是沒用的
搞不好過沒幾個當兒川先生就當選了美國總統
那我就死也不想待在這啦

講這話也不對
我本來就死也想做很多事情啊

那麼記述著我還活著的一文到此

早晨時分
深深吸口氣
跳下海

張開眼睛
他們跟你說 張開眼睛
海面下 各種形狀的珊瑚 各種顏色的魚
受晨光 發耀得五彩繽紛 目不暇給
所以
雖然早晨的海水 是冰凍的 深藍的
也值得

張開眼睛
我緩緩張開眼睛 眩目的是
橫衝直撞般飄動 千萬計 浮游生物大小的垃圾
陽光 好似 一公釐的海水 也穿不透

魚屍塊 和 珊瑚碎片 又散發著異樣的光暈

在深墨色的海水裡顫抖
剛剛深吸的這一口氣 就只換來這個景色嗎
今天 就得待在這片海嗎
此生是否 再也照不到陽光 回不了岸上了呢

Diaspora 2015

看妙麗帶著大箱小籃到 JFK ,多少有五年前我剛從 SAN 機場出來的 fu。不過現在他有認識的人接機,陪開車橫越三百多 mile 到自己的學校,一到學校的時候 apartment ( 還是自己住 one bedroom!)也已經準備好了有水電,也有智慧型手機跟在台灣出發前就買好的 AT&T prepaid,多少還是比我那時不那麼要緊些。

畢竟到了陌生的地方,時差,吃不習慣,如果又沒有認識的人可以比較好開口問問題/要幫忙,還真的是辛苦些。從來不養寵物的我也很難想像,把兩隻貓帶來這裡,究竟是甜蜜的負擔還是苦澀的陪伴。

不過人有時就是要這樣幾乎完全拋棄過去的東西,認識完全新的人,身處完全新的環境,才能更成長了些。但話說回來,現在有智慧型手機跟無所不在的網路,真要說自己完全脫離舒適圈不能再跨入那條線內,好像也不是那麼貼切。

然而或許還是每個人個性不同。總是想要孤僻面對自己的我,看到一間客廳塞了快七八個人六隻貓,自然反應是躲回自己的窩順自己的爪子。

畢竟,就算會真的搞剛跑來無名留言的人,最後也可能只是擦肩而過,然後什麼都不剩。

那麼題外話,
結果我一直到現在才第一次在美國陪另一個人開快三百 mile 的長途。
然後從 State College 一路橫越 Pennsylvania 跟 New Jersey,從鄉村小路跟一片綠意漸漸到開始有 outlet 、到看得到 Manhattan skyline,到穿過 Lincoln tunnel 回到一片髒亂跟擁擠,肩膀也越來越沈重。

Well here we are again

It’s always such a pleasure
Remember when I tried
to flee from the city twice?

When I left San Diego, I had deemed it not impossible that I’d one day come back to live in the U.S. Just that I never foresaw it would be that I am here for my spouse, and that I can neither study nor work here.

And needless to say, it is totally beyond of my original belief now I’m living in the New York. Yes, the number one city I hate in the entire country.

Subway 14th Street / Sixth AvenueLower manhattan, at that.

34st Street, 7th AveYears passed and endless streams of tourists are still joining the crowded cityscape. Given the still nasty and foul-smelling streets, it is more literal than figurative if I say I still can’t breathe in this city. The subway stations and the trains still scorch in summer and how I wish the trashes on the tracks may transform into wireless connectivity, or whatsoever.

Some flowersFlushing still takes more than a hell full hour to reach. But that doesn’t really matter — cuisines are out of my concern. Appreciating my surroundings is of my least responsibility.

Now, let’s survive the tests.

Oh how we laughed and laughed
Except I wasn’t laughing
Under the circumstances
I’ve been shockingly nice

Emotional/Social Competency & Mindfulness

跟醫生聊了幾年之後,
有時會覺得在準備好接受下一個挑戰、下一個改變時,
就也會剛好出現適當的資源跟刺激;
當初跟一卡在一起好像也是這樣(?

去年八月時剛好看到 Coursera 上面的
Inspiring Leadership through Emotional Intelligence

就按了報名。
前幾星期會比較需要 neuropsychology 跟 sociopsychology 的底子,
不過可能因為我之前沾心理學的時候,也都著重在 neural、social( 跟 abnormal),
所以這方面我反而還聽得相當輕鬆。

不過我覺得這樣切入也滿有趣的,
也可能是老師引導的方式有關係,
不只對於一些後來的觀點 lay foundation,
也不會講得像是「因為生理神經結構就這樣,大家就吞下去吧」如此硬梆梆。

一開始回顧了滿多 emotional competency 跟其他的 competency --就不講 emotional intelligence 這兩個根本不應該放在一起的字了
之後回到 leadership 的時候,正好我平常在職場也還算會讀空氣( 雖然滿多時候我也故意讓自己白目 )
所以就知道眼前的這些領導者,哪些人比較 self-mindful ,具備比較全面的 emotional/social competency

然後去訪談同學,對著 codebook 反思自己以前的領導,
也看得出來自己被 flag 出來的 competency 很偏哪個區塊,
也就知道以後要怎麼加強--

雖然要加強這種能力,
與其說要有更多的領導經驗,
不如說需要強大的 mindfulness。

大概這一年來,
我一直在想要怎樣讓自己更 mindful,
除了跟醫生討論以外,
也剛好卡歐介紹給我 headspace
其實跟卡歐聊這些情緒/人際困擾的時候,自己也變得比較平靜,
特別是可以用一種非上對下,而是平行的角度知道「心理師也有這樣的困擾,而他們是怎麼解決的」
( 但其實我這幾年也有在學習要直接問醫生「遇到這種情況他怎麼解決」
雖然醫生也是人,也確實有他自己遇到的困難/盲點和解決辦法,
但畢竟是大一輪的「長輩」,還是會有一點點不自在感 )

不過做 headspace 就真的不是一蹴可幾,要經年累月地持續練習,
對我來說,要有如此恆心實在很難。( 好像有點雞生蛋生雞?)
但不管怎樣,
先體認到累積 mindfulness 功力對整體人生、職場互動、家庭互動的意義所在,
以及像是 headspace 的靜坐冥想,確實能讓自己更 mindful 一些,
接下來還是要等自己願意突破自己吧。

不過除了自己以外,
也希望能夠把這些感想「實用」在需要的人身上,
雖然說是實用,不過 Eka 目前還是實驗品
但也希望之後跟 Eka 一起生活的時候,
這些想法都可以用得上,也能讓我有更多體認/經驗。

另外,提到 headspace,
最近在做 anxiety pack,
其中提到「當你感覺焦慮時,想想此時也有非常多的人因為同樣的原因感受到這個焦慮」的「sharing of experience」技巧,
意外地很有效果( 效果是指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 )
但確實也就是這樣一個技巧一個技巧體驗起來變成自己的。

不過我覺得自己還是「太忙了」,把腦袋填得很滿,
加上反應非常快、自動思考已經不是 dominant 而是 predominant,
要能真的很 mindful ,就還需要很多修煉。
啊,不過這大概就是身為人、過自己的人生,的意義所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