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set @ La Jolla Shores這篇可能有點意識流,把最近想到的事情講一下。

那麼,從右邊這張照片出發。這張照片是上星期在La Jolla Shores照的。我們在那裡辦Searra的生日烤肉party;照片中的人影就是參加這個烤肉party的一部分人。其實,我在台灣的時候,從來沒想過我在這裡會認識多少人。畢竟以我和人慢熟的個性,不會主動找人出去玩,也不會主動和別人分享自己的內心話,本來就是比較難結交朋友的。在這裡會認識人,好像也還是因為Nolan交遊廣闊,身為他的室友也會沾點人際關係。於是,大家偶爾有聚,我也會被算在內--老實說,這可是過去十年來少有的經驗。錯過了大學的結交朋友的機會,本來以為這樣的經驗在我的人生經歷中將徹底地不曾出現,沒想到來了San Diego卻有新的路走。這樣說吧,我本來以為我的Thanksgiving會飛去找大學同學一起,結果現在反而是和別的交換學生出去玩,徹底地意料之外。新體驗。

不消說,這張照片是D90照的。這天Jerry也帶了他的Konica Minota Dynax相機,配了17-55 f/2.8鏡頭。暫且不說鏡頭,我還滿喜歡這台Minota的顏色。其實老實說,我從P5000換到D90,非常不習慣D90的顏色;光源充足的地方,顏色總是過飽,而人的膚色拍起來太美--我其實還是比較喜歡忠實呈現膚色不飽和的感覺;另外,有強弱對比的地方,拍出來的對比又好像有點太大。我知道D90可以設調控檔,但我調半天也找不出好調法。雖然拍RAW是個解決的方法,但每張都拍RAW再輸出感覺也有點累啊。

最近台大在辦攝影比賽,因為主題比較廣泛,所以我也在徵詢周圍人的點子。問到Christina的時候,她問我可不可以後製,我說,可以吧。然後她說:「蛤~這樣就不公平了。」我又要說這句話--說這種話的人一定沒有自己沖過底片。說到這,不知道傳統的攝影比賽,交給主辦單位的是底片還是沖出來的相片?如果是前者的話,後製的空間就小多了。上面那張La Jolla Shores趙的黃昏也有經過相當的後製:先把包圍曝光的三張照片用Photoshop Merge to HDR Pro合起來,然後再做contrast manipulation。但我覺得這張後不後製並不會改變重點的造成美的震撼的部份--廣角構圖啦、腳架啦、人的動作姿態啦。這樣。

說到照片,再附一張上星期在Seaport Village日落之後照的照片。不知道大家看不看得到右下角USS Midway的輪廓呢。

Afterdark @ Seaport Village